风暴眼|撤回IPO申报的冰峰 何不继续在陕西“如鱼得水”?
美食

风暴眼|撤回IPO申报的冰峰 何不继续在陕西“如鱼得水”?

作者|艾鹿 编辑|冯毅 策划|王振宇

1948年,一名商人从天津引进了汽水生产设备,准备前往新疆建厂。但据说由于天降大雪,无法继续前行,他只好中途把工厂建在了西安东大街马厂子。自此,西安第一家汽水厂——西北汽水厂成立。

之后的70多年,这家企业似乎下定决心,想要走向全国。直到2022年,他又向证监会提出了IPO申请。可面对证监会提出的,其是否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存在利益输送等敏感问题,其“冲A”消息还没焐热,就在原定申请审核日期的前一天撤销了申请材料。

据中国证监会网站5月18日消息,证监会第十八届发行审核委员会定于2022年5月19日召开2022年第57次发行审核委员会工作会议,具体会议事项已经公告。因西安冰峰饮料股份有限公司已向证监会申请撤回申报材料,决定取消第十八届发审委2022年第57次工作会议对该公司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

事实上,自2021年7月至今,冰峰饮料的上市之路可谓坎坷不断。

2021年7月,西安冰峰饮料股份饮料有限公司(文内简称“冰峰饮料”)正式递交上市申请,随后,同年12月,证监会在其官网回复其IPO申请。证监会共对冰峰饮料提出54项疑问,包括信息披露问题、财务会计、以及是否存在通过关联交易调节收入利润或成本费用等相关问题。

正因此前种种上市过程中的问题,此次撤回上市申请,在外界看来,也算“情理之中”。

“这种已经进行上市操作但却撤回的行为,其实也是主动挽回的表现。”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凤凰网美食说到,“从其整体的企业体量、利润表现来看,冰峰饮料目前还不是一个上市的好时机。”

陕味饮料没那么火

1953年,国营西安市食品厂建厂,曾经的西北汽水厂公私合营后并入。在西关正街成立了汽水车间,冰峰品牌由此诞生。

冰峰是该厂的其中一个生产车间,厂里人称为“汽水车间”。玻璃瓶、橙色汽水的经典造型,是许多西安人的童年回忆,更是成为外地人眼中的西安的名片。

然而,这款无论从包装还是口感上,都与北冰洋极其相似的产品,与其说是一种饮料,不如说是西安老一辈人的一种历史认同。也因此,面世至今的69年时间内,其经典款的玻璃瓶汽水至今包装未变,甚至口味也没有发生变化。

直到2012年,冰封饮料才推出了更为便携的易拉罐版本。据公开资料显示,冰封饮料的主营业务为橙味汽水、酸梅汤等饮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 “冰峰”玻璃瓶橙味汽水、罐装橙味汽水、玻璃瓶酸梅汤、罐装酸梅汤等。

但实际上,据凤凰网美食观察,无论是普通消费者还是西安本地人,选择冰峰必然会选择橙味汽水。这款冰峰的“老产品”,也几乎成为了消费者心目中的“唯一选择”。

据其此前提交的招股书信息显示,冰峰饮料的销售端,罐装橙味汽水占据重中之重。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罐装橙味汽水实现销售金额分别为1.5亿元、1.59亿元和1.78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52.46%、53.1%和53.67%。

而反馈至营收方面,2018年至2020年,冰峰饮料营业收入从2.86亿元增长至3.33亿元;净利润则呈现波动态势,3年间分别为6969.09万元、7767.08万元和6525.15万元,整体出现增收不增利的局面。

从销售区域上看,2018年-2020年,陕西一地的销量占据其产品销量的87.44%,81.73%,80.23%,占比均达到80%以上,是无可争议的最大市场。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这种地区性局限,则是冰峰最大的问题。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表示,冰峰饮料是西安的本土品牌,这种地域性极强的汽水在全国化布局上还存在品牌认知度和影响力不足、市场接受度差而推广难度大、销售半径超出经济半径但异地生产又缺乏市场基础等困难。

而在招股书中,冰峰饮料则表明,拟通过募资投向玻璃瓶装生产线改扩建项目 、营销服务网络升级及品牌建设项目、信息化管理平台建设项目。其中,在营销服务网络升级及品牌建设项目上,冰峰饮料的建设内容包括区域营销中心建设、渠道建设和品牌建设三个方面。

冰峰饮料表示,该项目实施,有利于完善区域布局、增加销售终端、提升品牌影响力、增强与跨国公司竞争的能力,是公司逐步由区域品牌向全国品牌发展的战略举措。

朱丹蓬也表示,由于现在“全国化”的成本非常高,所以冰峰饮料必须依托资本端的加持,才能够有资源及资金进行全国化布局。

而值得注意的是,冰峰饮料全年产能利用率目前仍有大量空置。2018年至2020年,其全年产能利用率分别为56.84%、55.64%和60.21%。

销售数据涉假

在外界看来,冰峰饮料综合实力的欠缺,或许是其本次上市申请撤销讨论的底层逻辑。但其实,冰峰招股书中暴露出的问题,则更为直接。

正如上文提到的,早在2021年12月,证监会就曾就信息披露以及财务会计的相关问题,提出了共计54项疑问。不仅要求补充披露更多信息,同时需要解释说明是否存在通过关联交易调节收入利润或成本费用、存在利益输送等。

其中,关联交易调节收入利润,或指的是冰峰饮料与关联方咸阳市渭城区正和鑫烟酒店进行采购的金额过高,以及是否存在必要性的问题。

据了解,冰峰饮料主要通过经销模式销售,经销收入占该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超过90%。

在2021年1-6月的大客户销售数据中,前四位均为零售销售烟酒店或酒水经销部。排名第一位的咸阳市渭城区正和鑫烟酒店半年销售额超过1300万元,西安市汉长城保护区蜀都酒水经销部、西安市未央区荣欣欣百货商店、西安市雁塔区郭云锋酒水经销部的销售额分别约为1003万、898万、771万。小店与高销售额的对比颇为明显,引发证监会的疑虑也在情理之中。

另一方面,自冰峰的控股股东糖酒集团完成国有企业重组改制后,股权纠纷一直存在于冰峰内部,围绕实际控制人张军的法律诉讼也有多起。

风暴眼|撤回IPO申报的冰峰 何不继续在陕西“如鱼得水”?

证监会也要求冰峰饮料,就控股股东糖酒集团国企改制时的股权受让方、股权转让过程、股权转让价格、确定依据及其公允性、价款支付情况、受让方资金来源及其合法性等问题,是否造成国有资产流失问题作出补充披露。

据凤凰网美食了解,张军在糖酒集团改制中,以73.95万的出资金额,14.79%的持股比例成为了糖酒集团的第一大股东。改制后的糖酒集团直接持有了西安百事20%的股权,2009年4月,张军受糖酒集团委派担任西安百事副董事长。

2021年1月,糖酒集团、西安百事与百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糖酒集团将所持的西安百事20%的股权全部转让给了百事中国。而在糖酒集团转让百事股份的两个月后,张军从西安百事离职。目前,张军是冰峰饮料的实际控制人,通过直接持股、担任其他股东执行合伙人以及受托行使其他股东表决权等持股比例达到91.83%,并通过糖酒集团和久悦集团控制冰峰饮料100%的表决权。

冰峰饮料回应称,张军任职西安百事期间不存在利益冲突或利益输送的情形,西安百事与冰峰饮料之间不存在潜在纠纷。

上述种种经营问题,或许将困扰冰峰饮料一段时间。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上半年末,冰峰饮料的总资产为3.83亿元,而冰峰饮料此次拟募资6.69亿元,约是公司总资产的2倍。如果能够成功上市,冰峰可谓获益不小。但有业内人士向凤凰网美食表示冰峰此前内部的利益问题颇多,在这样的背景下,过快上市或许并不是一件好事。

目前,冰峰饮料在陕西地区的汽水市场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但地方局限也成为其全国化扩张的桎梏。从产品层面看,橙味汽水依然是冰峰饮料的最主要收入来源。面对饮料行业激烈的竞争,以及地方性汽水品牌的制约,心怀“全国化”理想的冰峰,又要拿什么,与强势汽水品牌同台竞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