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世间再无“脑白金”,华熙生物路在何方?
美食

风暴眼|世间再无“脑白金”,华熙生物路在何方?

图片

作者|艾鹿 冯毅 编辑|冯毅 策划|王振宇

大学生小赵是朋友圈有名的“养生达人。”各类维生素、氨糖、褪黑素、美白饮、以及各类补充剂等等,他都如数家珍。

在当今年轻人中,养生似乎成了新的流行词。

身为养生达人,小赵活跃于各大社交软件中,交流自己养生心得的同时,也与互联网端的朋友分享最新的养生“黑科技”。

这时,一款治疗失眠的软糖在小赵睡前刷社交软件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他的页面中。

这款名为黑零GABA氨基丁酸的睡前软糖,一下就吸引了小赵的兴趣。

但是,当他认真查看起这款产品的说明时,却惊讶地发现这款产品竟出自一家化妆品企业——华熙生物。

同小赵一样,不少消费者初次听说这款产品,都发出了“不务正业”的感叹。

事实上,除了自己名声颇大的玻尿酸产业,近年来,华熙生物似乎总想搞点“幺蛾子”,不断在能性食品赛道进行“探索”。

可在这条道路上,华熙生物的产品却屡屡遭到专家质疑,与“智商税”、“违法违规”、“欺诈消费者”这些标签混杂在一起。

面对专家质疑、销售成本高启、盈利放缓、股价暴跌,华熙生物能否迎来转机,再次得到市场与资本的认可呢?

“玻尿酸女王”的新生意

日前,国内最大的玻尿酸提供商华熙生物发布了一款与主营业务完全不搭界的产品——黑零“GABA氨基丁酸睡前软糖”。在其宣传中,该款软糖号称可以治疗失眠,效果比褪黑素好。

很难想象,这个靠玻尿酸和医美风光无限的企业,却坚持想要在健康领域“分一杯羹”。哪怕是华熙生物诸如失眠软糖以及之前的玻尿酸水等产品,一度被定义为“智商税”,被指其科学性和保健性远没有宣传的那么强,也没有阻挡其“探索”的脚步。

凤凰网美食发现,在功能性食品业务方面推出三大品牌,包括玻尿酸水品牌“水肌泉”、透明质酸食品品牌“黑零”以及透明质酸果饮品牌“休想角落”。

在华熙生物的定义中,2021年被称作是功能性食品业务的发展元年。在公开场合,华熙生物的董事长赵燕也无不表示其对于生物医药食品领域的看重和看好。

生物专业出身的赵燕,比起成名的玻尿酸,似乎更偏爱功能性食品领域,即便网络上的质疑声与嘲讽此起彼伏。

在华熙生物的官网上,其玻尿酸饮用水售价为53元6瓶,平均8.8元一瓶;玻尿酸咀嚼片价格为139元4盒,平均34.75元一盒。这被外界质疑为是在收智商税,其添加了少量玻尿酸的食品究竟能起多大效果要打个问号。

此前,赵燕曾公开表示,新事物被质疑很正常,透明质酸可以加入普通食品,在国外已经有20-40年的历史,中国消费者对玻尿酸物质的认知还停留在医美和化妆品领域。

“成本不到20元却卖3000元,明目张胆地收智商税。”如此这般的评价还有很多。事实上,即便不去纠结于企业本身,消费者最关注的莫过于产品的有效性与安全性,而这,也是华熙生物目前最大的问题所在。

新的行业突破,还是智商税的老套路?

GABA氨基丁酸软糖的效果真的这么好?

据凤凰网美食查询这款产品淘宝店铺中的介绍发现,“98%高纯度Gabarelax”“5种植物搭配天然更安心”“日本专利双营技术”“华熙专研成分”等标签都在产品详情页面进行了专门的标明。

同时,关于Gabarelax(即GABA)成分与另一针对失眠的保健品“褪黑素”进行了特别的对比说明则显示,在“无依赖性”“不含激素”“是否温和”“舒缓心情放松心情”四方面对比中,GABA都以“√”符号明显标出,而褪黑素则四项全部显示“×”。对比虽未直接表示助眠效果的差异,但通过暗示向消费者表明了其优于褪黑素的功效。

在其对比表格下面,华熙生物列出了关于gaba与褪黑素的相关论文。但据凤凰网美食调查发现,相关论文只单独针对GABA与褪黑素,并未出现二者功效的对比。

根据黑零旗舰店提供的商品生产许可证,我们可以查验到“GABA氨基丁酸睡前软糖”的类别是“糖果”。

而且在产品信息中,其配料表排在前几位的是水、西番莲汁、浓缩苹果汁、赤藓糖醇、木糖醇等,γ-氨基丁酸(即GABA)、透明质酸钠等核心成分含量在配料表中排位靠后,且据华熙生物在产品详情页面标明的讯息:该高纯度GABA每袋300mg上限添加,透明质酸钠添加量为60mg。

据凤凰网美食查询相关资料显示,目前尚未有明确的研究成果证明,这一添加剂量,可以实现对于失眠的治疗或改善效果。

曾有媒体报道,2020年8月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发表了一篇系统综述,回顾了往年发表的关于口服GABA对焦虑和失眠影响的一些研究,结论是limited evidence(“证据不足”)。

“科学上能证明GABA有效性的证据并不充分。如果证据那么强,效果那么好,就成药了。”科信食品与健康信息交流中心主任,中华预防医学会健康传播分会常委钟凯向凤凰网美食表示。

北京朝阳医院营养科主任贾凯对凤凰网美食表示:“对Gabarelax(即GABA)不是很了解。但据我所知,该物质对失眠应该没有确切的治疗作用。或许有人吃了有用,有人吃了没用,但总之其疗效不确切,缺乏证据支撑,因此不推荐将其作为治疗失眠的药物或食物。”

“普通食品宣称功效,已经违规了。一款连法规都不遵守的产品,还有什么值得说的?”美国食品技术协会高级会员、科普工作者云无心向凤凰网美食略有无奈的表示。

“在我看来,这是妥妥的智商税,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如此盲目轻信网红带货。”消费者陈先生也向凤凰网美食表示了自己的看法。

但是打着“张沫凡同款”字样的产品,在淘宝平台依旧达到了月销过万的销量。

根据我国《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三十八条规定:“对保健食品之外的其他食品,不得声称具有保健功能”。因此对于普通食品,只要传达了具有保健功效的意思,都涉嫌违规宣传保健功效。

凤凰网美食发现,这类“智商税”产品之所以会从市场中冒出来,根本原因是他们利用了人们的焦虑情绪,从当年的三株口服液到如今眼花缭乱的“种草”产品,无不如此。

当熬夜、失眠如今成为年轻人的家常便饭。如何缓解压力、避免失眠,就成为了当代年轻人中普遍存在的需求。本质上,这些产品贩卖的不仅仅是“健康”,还有焦虑与虚妄的“掌控感”、“安全感”。面对“精良”的宣传,被焦虑失眠困扰的年轻人试图从这些“智商税”产品中获得对自己健康的“掌控感”,安慰自己已经照顾好了自己的身体。殊不知,有病就医,才是唯一的正途。

“拖后腿”的新老赛道

在外界看来,作为玻尿酸原料产业的龙头,华熙生物在老本行干得风生水起。很多人不解,华熙生物为何执着于功能性食品的新赛道呢?

实际上,华熙生物的基本面,远没有外界想象得那么美好。

据了解,华熙生物上市后,其玻尿酸等原料营收占比却连年下滑。据2021年财报数据显示,原本面向商家的玻尿酸原料业务仅占主营业务的18.3%。

与此同时,医疗终端业务实现收入7.0亿元,同比增幅21.54%;占主营业务收入的14.15%,2019年以来首次低于两成。其中,皮肤类、骨科注射液、其他产品收入为5.04亿元、1.23亿元、0.72亿元,同比增幅为15.88%、37.08%、42.70%。

功能性护肤品业务营收表现最佳。其营业收入33.19亿元,同比增速达146.57%。“润百颜”“夸迪”“米蓓尔”“BM肌活”四大品牌均实现收入翻倍,四品牌中有7款单品年销售收入过亿。

由于功能性护肤品业务表现良好,有业内人士认为,华熙生物越来越像C端化妆品公司。另一方面,该公司持续加大线上推广费用,近54%的销售费用投到线上推广。销售费用的提升,抬高了销售费用率、期间费用率,从而使得利润承压。

有人为华熙生物总结:医美、化妆品产品定价权集中在品牌商和运营商,原料商议价能力较弱,并且产品成本结构中营销占比较高,需要控制原料成本才能保持盈利,凭借低价优势抢占市场的华熙生物想要提价并不容易。

Wind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0年,华熙生物销售费用为5.21亿元、10.99亿元。其中,线上推广服务费分别为1.04亿元、4.93亿元;广告宣传和市场开拓费两者合计为1.73亿元、2.52亿元。线上推广费占到销售费用的19.98%、44.89%,持续上升。

这些因素都在不同程度上,导致了华熙生物利润增速出现问题。2021年,华熙生物实现归母净利润7.82亿元,虽同比增长21.13%,但增速远低于营收。而此情况自2019年以来始终存在,且利润增速与营收增速距离逐步拉大。事实上,2021年该公司还获得政府补助1亿多元,若剔除补助部分,利润情况更不乐观。

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华熙生物依旧选择“抛弃”老牌玻尿酸原料业务和护肤品业务上的优势,选择大规模投入功能性食品业务。按照华熙生物的规划,功能性食品在市场端的布局将持续扩大,未来对于B端主营业务也将持续发力。

对于这种B端、C端两手抓可能对于公司业务存在的潜在影响,凤凰网美食就此采访华熙生物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2021年1月7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食品级玻尿酸政策,放开食品级玻尿酸可添加范围,包括乳制品、饮料、酒、巧克力等。发布仅一年的时间内,华熙生物就借风口先后推出了含有玻尿酸的饮用水、零食软糖等。

但显然,市场表现不及预期。谈及去年功能性食品的营收表现,赵燕表示,功能性食品产品在去年还处在市场教育期,产品在第三季度、第四季度才开始在市场上试水。

“真正具有功能性的生物活性物质进入传统食品行业,这可能是一个革命性的突破。”赵燕称,功能性食品这个赛道刚刚开启,华熙生物不会做功能性物质的独享者,而是做行业和产业链端的开拓者、引领者,去引领产业升级和迭代,赋能一些大牌合作伙伴。

赵燕非常看好功能性食品赛道,她估算这个领域或有10万亿级的市场空间。并表示,华熙生物也会自行开辟一些新领域和新品类的产品,在玻尿酸饮用水、软糖之后,或将开发更多品类的功能性食品。售成本屡创新高。

可毕竟“华熙生物是个‘原料端’公司”。正如我国著名的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凤凰网美食指出的,华熙生物是一家偏科的企业:“华熙生物目前正处在从整个B端到C端的一个转型期。根据我的观察研究,其目的是希望把自身品牌影响最大化、利润最大化,效益最大化、甚至整个资本市场的影响最大化。毕竟现实情况是,单一从B端来看,华熙生物基本上没有太多的品牌效应。”

朱丹蓬还向凤凰网美食指出:“从华熙生物整体的运营情况来看,确实存在很多的违法宣传,存在欺诈、欺骗消费者的情况。其背后的根本原因,是华熙生物在C端还存在着很多的一个问题。无论是从整个体系、流程,还是团队、渠道、客户等环节,都是不成熟的。”

在2021年7月华熙生物股价达到314.58的高点之后,其股价一路走跌,截至2022年3月17日收盘,华熙生物股价微涨至112.46。9个多月的时间里,华熙生物的股价已经跌至高位的三分之一,目前总市值仅为539.81亿元。

尽管目前企业经营顺利,但股价的一路走跌,恐怕任是女首富的赵燕本人也没办法“保持微笑”。去年以来豪赌的功能性食品饮料能否成为华熙生物的救星?或许只有市场才知道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