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富、炸香蕉、英吉拉,广州的非洲菜好上头
美食

富富、炸香蕉、英吉拉,广州的非洲菜好上头

2021年07月26日 19:33:14
来源:一大口美食榜

01.

欢迎光临African

挑战舌尖上的惊奇阀值

人在广州已经快一年,没有去过很多地方,但胃动力大大增强。

早茶、粤菜、潮汕菜、客家菜,一边刷新我的认知,一边又勾起新的食欲。

好吃之外,还想挑战下好奇,比如,非洲菜

理论上来说,现在很多大城市都能吃到世界各地的料理,但如果想尝一口正宗的非洲菜、店名带有巨大“African”字眼、一看到就想猛打非洲鼓的,那么全国或许只有广州才会有

三元里通通商贸城的“African-Pot” 图片|认路的帽将

上世纪90年代,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原本在东南亚经商的非洲商人,转战广州,在登峰、矿泉、三元里一带开启淘金人生。

30多年的时间里,他们用快递、包裹或自带的形式将广州的风物送去了自己的国家;跨越高原、山林、湖泊、海岸线的食物和味道也随之迁徙至此

一桌子酸甜苦辣,可能跋涉过几千公里。

02.

没有滤镜加持的食物

粗粝、原始、充满想象空间

很多人都想不到,广州的非洲人其实并不多。

根据最新数据统计,广州在住外国人共86475人,非洲国家人员共13652人,少于韩国和日本人总和,所以非洲餐厅相比日韩餐厅少一些,也很正常。

我们之前最为熟悉的,应该就是北非的摩洛哥菜

但能够持续经营的,都是宝藏。

三元里通通商贸城的“African-Pot”,主打西非风味,漆成黄色的通通商贸城,楼下多是经商和务工的非洲人,走近一些仿佛置身小非洲。African-Pot的入口很小,属于这座城市深藏不漏的宝藏餐厅。

尽管舌头饱经风霜,形成抗体,但对于非洲菜,我仍然充满自己的想象。 做好心理准备的我,上楼的瞬间还是傻眼了——大厅灯光全灭,没有一桌客人。

正诧异是否走错的时候,趿着拖鞋、打着鼻钉的老板从厨房里走出来,热情地递上两瓶冰水“现在非洲的很多航班都取消了,老顾客进不来,生意挺冷清。

老板叫Jessica,店里的熟人多称呼一声罗姐,广州人,丈夫是加纳本地人,目前也还没有返广。

翻开厚实的菜单,各种英文配上没有滤镜加持的食物,粗粝、原始、充满想象空间。罗姐直接推荐了两个套餐,有主食有汤有配肉,单价50元左右可以还原地道的非洲味,当然,你可以再来一个店里的畅销小吃炸香蕉

西非风格African-Pot餐厅的菜单 图片 | 认路的帽将

03.

五脏六腑的一场奇遇

说到西非菜,富富不能不提!

富富,就是fufu(还有foofoo、foufou、foutou一系列可爱的拼法)是西部非洲和中部非洲人民的一种主食,起源于加纳的阿散特族群(Asante),被尼日利亚、多哥和科特迪瓦的移民发现之并加以改变。说白了,就是 通过在水中蒸煮富含淀粉的可食用根茎植物并研捣至适宜的稠度制成。 有两种关于富富名称的说法,一是尼日利亚语言中白色的词汇就是fufuo,二是制作方法(捣)被称为fu-fu,和云南的“舂”有异曲同工之妙。

餐桌上着水壶、水盆,像大多数粤菜馆一样,它们用来清洗餐具。不同的是,食用非洲菜最好的餐具就是自己的左右手。 图片 | 寻吃

例如“African-Pot”的每份套餐里各有三种:三色饭,黄色的叫JOLF,番茄洋葱熬成汤汁去煮,味道有些辛辣。浅红色的叫WAAKYE,加纳人的日常早餐,眉豆叶子熬成汁水配米下锅,略有甘香。白色就是大米。

另一份套餐里的主食更具挑战性—— 黄色的FUFU,用香蕉磨碎做成,看起来就很Q弹,非洲人喜欢用手将它捏一个个小团,蘸取汤酱入口。

白色而光滑的是SEMO,尼日利亚面粉糊,相比木薯粉要细腻得多,但最好也还是得细嚼慢咽、小口小口地吃,否则一个结实的面团入口,难保不把人噎着。最后一种是玉米糊,肯尼利的主食,酸味更猛,提神醒脑。

每当吃到此时,都心生感慨:非洲人真的很热爱 配汤和蘸酱啊。

配汤都叫LIGHT SOUP,一种是牛羊肉加番茄洋葱熬成的浓汤,口感十分酸爽。另一种是花生汤,油腻腻,微辣微甜,花生味浓郁。

随餐奉送的蘸酱选择就更多了——EGUSI,非洲名物,磨成粉的瓜子炒熟加入蔬菜炖制而成,口感细碎、辣度适中。OKOR,秋葵酱,粘稠清香,拌面团正合适。黑椒酱,非洲老干妈,有点上头;番茄酱,酸酸甜甜。

图片 | 寻吃

饭后甜品一般都是炸香蕉,西非名小吃,选用广州本地大蕉,拌好佐料后再炸。不过卖相更像茄子,口感虽然柔滑,酸味强烈。

油炸香蕉,也可以整根下锅。

每一次都是舌尖和味蕾的一次冒险,五脏六腑的一场奇遇,留下的记忆丰富而难忘。

04.

广州还有哪些地道的非洲菜?

得从非洲人的两个主要生活区域说起。

一个是小北地铁站附近,以宝汉直街、天秀大厦一带为中心,这里是住宿区,相比外出吃饭,他们更喜欢自己逛街买菜,所以周边的非洲餐厅数量不多,就算有店也不大,比如宝汉直街和麓景西路交界的“巴拉巴娜”。

另一个是三元里、淘金,以各种商贸城为中心,这里是非洲外贸商人批量进货的主要地方,人流密集。除了提到的African-Pot,还有通通商贸城停车场的IYKE和路边的DIMKPA,主做非洲快餐,很有人气。

淘金地铁站附近的SELAM2更不能错过,一家埃塞俄比亚餐厅,所有的菜都会默认配上英吉拉,非洲版本的大饼卷一切。

这道拥有3000多年的历史的 埃塞俄比亚国菜,,由非洲之角的特有作物“苔麸”磨粉、和面、发酵后烘制而成,状似薄饼,味道偏酸。

很难想象埃塞俄比亚的密恐症患者们怎么生活

上桌时会铺在一个笸箩或者大盘子里,用手撕下一块蘸着各种酱料和食物即可。

吃英吉拉要注意一个小细节:避免手碰到嘴巴,因为是一起分享的食物。

羊肉配英吉拉是 很多人的选择,烘烤出炉的英吉拉布满细密的小孔,浇上番茄洋葱以及各种酱料。待它慢慢吸收汤汁变得软烂后,用手轻轻扯下一块包起滚烫的羊肉送入嘴里,一股特别的酸味立即占据口腔,唾液疯狂分泌,眼角不自觉抽动,要等好一会后才敢下咽。

第一次吃,就像老北京的豆汁,一言难尽,但吃几次多半会喜欢上。

或许,所有非洲菜都是这样吧,也契合人们对那片土地的认知:质朴、神秘、热情、多重感官的体验。

文 | 李三三

图 | 认路的帽将 / 寻吃 / 部分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