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人,都是被黄桃罐头骗大的
美食

东北人,都是被黄桃罐头骗大的

2020年06月28日 07:28:28
来源:北大纵横

文 | 韩梦佳

你以为的东北人,可能是人均貂皮大衣,可能是霸道总裁,又或者是大金链子小手表,老铁走一个。

但经过经年累月的深入调查后,你就会发现东北人的又一个全新“人种特征”:生病的时候爱吃黄桃罐头。

最近热播的网剧《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里,李青桐生病时,被问到想吃什么时,就一脸兴奋地说:“我想吃罐头”,这个细节得到了一大票东北娃的认可。

1

东北桃罐头之恋

每个过期了的小孩,童年都会有那么几个特别爱吃、但又没机会多吃的东西,比如甜筒中的脆皮、咸鸭蛋里的蛋黄、肉松面包的肉松……

而黄桃罐头,就是每个东北小孩童年时贪恋着的不可多得的美味,甚至比肉要金贵百倍。

那时候黄桃罐头一般都是用个透明的大玻璃瓶做包装,甜甜的糖水中泡着黄澄澄的果肉,单是隔着玻璃看看,就让人忍不住咽口水。

黄桃罐头,东北小孩心中的白月光,只有特定场景下才能吃到它,最典型的大概就是生病的时候。

东北老铁的暖心安慰

在过去物资相对匮乏的年代,罐头一直以“慰问品”的形式存在,谁家有人生病了,去探望的时候可以不带别的,但一定要带几瓶罐头,用红色的网兜一装,挂在自行车把上叮叮当当。

要是谁家逢年过节的时候收到了别人送的黄桃罐头,那家里的小孩可甭提有多兴奋了,自打客人进门那刻起,眼睛就直勾勾盯着黄桃罐头不放, 还得屁颠屁颠地告诉别的小朋友,然后在一堆羡慕的目光中得意洋洋。

每当东北小孩生病的时候,家长们就会像变魔术一般拿出一罐不知道在哪里藏了多久的罐头,以黄桃罐头作为精神力量,激励他们喝下那些苦药。

而其他地方的小孩,就只有羡慕别人的童年的份儿了。

东北小孩生病吃黄桃罐头这件事,还得到了大连市副市长的亲身代言,在大连带货直播间,他亲口说出了那些东北小孩们的秘密: “不仅不害怕得病,甚至还有点盼望得病。”

黄桃罐头不仅能使苦药变甜,还有着“治愈疾病”这种神奇的功效。大概每个东北小孩小时候都发出过一个灵魂之问:黄桃罐头里到底放了什么,怎么一吃完我的病就好起来了?

作者张翔在《童年的水果罐头》一文中详细地描绘了黄桃罐头做药引子的全过程,在东北小孩眼里,黄桃罐头简直过于强大了。

每次吃药的时候,苦药一入口,一勺浓烈的甜汤紧随入口,顿时满嘴都是那粘稠的甜味。一抬头,苦药和甜汤一起下肚,甜得使人发觉吃药是一种味觉享受。

真的像母亲说过的,它是药引子,什么药和它一起吃就成了灵丹妙药,立马见效。

东北小孩生病时吃太多黄桃罐头的后果就是: 不管长多大,只要生病了,就想吃黄桃罐头。

除了生病,东北人在其它很多场合都会有着对黄桃罐头的迷之热爱。

民间传言,闰四月,东北的妈妈们要给女儿买黄桃罐头,婆婆们要给媳妇买黄桃罐头(友情提示:今年就是闰四月哦)。

当然这个传说的版本或许传得太多走样得厉害,也有人说是闰五月夫妻一块吃桃罐头,还有说清明节吃桃罐头的。我们有理由怀疑,这莫不是罐头厂家编出来的故事来刺激销量?

就连大考小考之前,东北人也不能放过黄桃罐头。

过年的时候,黄桃罐头还是东北人饭桌上的凉菜,用来哄哄家里小孩或者解解油腻都挺好。

除了黄桃罐头,在街上买点冻黄桃吃,也是美滋滋。

而且,吃完的罐头瓶绝对不能直接扔掉,那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小点的罐头瓶用来装白糖,大的罐头瓶就用来腌酸菜。

2

罐头圈顶流黄桃

当今社会,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逐渐提高,罐头的种类也越来越多,想在罐头圈里混出名堂,那可是相当不容易。

比如前几年被《春风十里不如你》带火的红烧肉罐头,周冬雨吃的时候那满足的神情,不知勾出了多少吃货的馋虫。

但事后有记者采访周冬雨时,她才说出了自己吃红烧肉罐头时的真实想法:“一打开那罐头上边一层白油,太恶心了,但为了演戏还得强咽下去。”

除了以红烧肉罐头为代表的传统罐头之外,能吃会吃的人们还发明了不少新奇口味的罐头。像这款章鱼小丸子罐头,真的是广大章鱼小丸子爱好者的福音啊。

除了小丸子罐头,还有更让人意想不到的关东煮罐头,不得不佩服起发明了这款罐头的人,怎么就把大众的口味捏得死死的呢?

当然了,人们偶尔也会发明一些重口味罐头,比如这款蝗虫罐头……考虑到今年全世界都在闹蝗灾,或许这可以是人类清除蝗虫计划的一部分?

但真的很难下嘴。

除了口味上的创新,还有些罐头将注意力转移到人们最基础的生存需求上。今年疫情期间,美国Costco甚至还推出了一款末日罐头套餐,够一家4口吃上一年,保质期三十年。

虽然罐头圈中有这么多五花八门的罐头,但要是真的把这些罐头排个序,恐怕上述的这些罐头只能算是“流量小花”。

黄桃罐头在罐头圈的成功,确实是粉丝一票一票投出来的,无论其它罐头再怎么妖艳,始终无法盖住黄桃罐头的光芒。在“你吃过的最好的罐头是什么”这个问题下,最高赞的回答就是黄桃罐头。

在被称为直男社区的虎扑步行街中,黄桃罐头也是不少“直男”的心中所好,堪比乔丹。

没办法,黄桃罐头的美味好像真的是与生俱来的, 打开罐头瓶,一片片黄澄澄的果肉藏在糖水中,轻轻戳起一个,放入嘴中,不舍得一口吃掉,只是在嘴里慢慢的咀嚼,柔软的触感在舌尖上蔓延,很快那股酸酸甜甜的味道就充斥在整个口腔中。

如果要把所有罐头排个名,黄桃罐头称第二,就没别的罐头敢称第一,哪怕是橘子罐头,也是低配版“病号饭”,只能是买不到黄桃罐头的替身。

尤其是夏天里,把黄桃罐头放在冰箱里冰一下再吃,那种凉爽又甜蜜的感觉,绝对不输于冰淇淋。

而且,黄桃罐头不仅直接吃很好吃,用来做其它东西也很好吃,像是生日蛋糕和黄桃果冻,真的,没有黄桃果肉的果冻,都不算是正经果肉果冻好吗?

黄桃本身不易储存,还略带酸性,用来做罐头的话,不仅能保留住本身的形态,而且能在糖水的搭配下变得酸酸甜甜,改善黄桃罐头本身的口感,用来做罐头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

更关键的是, 黄桃本身果肉金黄,无红色素,富含胡萝卜素,不会像其他水果一样产生褐变反应,做成罐头以后反而更漂亮。

来源:@这知识好冷

3

为什么是东北

前不久,粉丝群里的东北人给上流君发来了超市罐头区的照片,整整齐齐,摆满了8排货架,果然是爱吃罐头的东北银。

来源:上流粉丝群

罐头究竟有啥魅力,能让东北人如此欲罢不能?

在过去那些交通不便、物资匮乏的年代,北方人很难吃到新鲜的水果,尤其是在气温寒冷的东北地区,水果的生长和储存都不是那么容易。

一罐能储存很久的黄桃罐头,简直是黑夜里的一道光,给无数吃货带来希望。

再加上黄桃罐头只有在走亲访友、生病探病等场合才能吃到,它身上凝结着无数东北人难忘的童年记忆,让人有种特殊的情结,自然成为了一辈子难以忘怀的美味。

另外,正如杨梅罐头带有“扬眉吐气”的寓意,在东北人眼中,吃黄桃罐头,还有着“逃”的寓意,这不,疫情期间,吃黄桃罐头也成了正经事。

老一辈人让小孩子吃黄桃罐头,是迷信也好,是祝福也好,但在小孩子眼里,黄桃罐头最大的吸引力,还是好吃。 长大后,黄桃罐头酸酸甜甜的俏皮味道里,又带给人们一种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