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离不开的“三大神吃”到底是什么?
美食

北京人离不开的“三大神吃”到底是什么?

2019年11月08日 17:16:28
来源:吃喝玩乐在北京

论吃,北京人是最在行的,

炒、爆、熘、炸、烹、煎、扒、烩、烤……

什么日子口儿吃什么,

为了一口吃食排队两小时不在话下,

花个十天半个月研究一道菜,为的就是精益求精!

兹要一提吃,那叫一个上心啊。

烤鸭、烧饼夹肉、臭豆腐抹炸窝头片,

不同的吃食也延伸出不同的吃法,

“卷、夹、抹”,

北京人吃东西不局限于筷子,

“手上功夫”更是相当了得!

北京烤鸭

提起烤鸭这吃食儿,

它不仅深受咱北京人的最爱,

全国乃至全世界人民也都对它念念不忘。

五湖四海的朋友来到北京,

必定都吵吵着要吃上一口烤鸭,

要不回家之后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说来过北京。

刚出炉的烤鸭,

吧嗒吧嗒地滴着油,

等片鸭师傅把鸭子片好,

这时候该干嘛了?

一个字!卷!

用筷子挑一点甜面酱,抹在荷叶饼上,

再将鸭肉、葱、黄瓜条依次放在上面,

这时候就看您习惯怎么卷了。

当然也有人喜欢直接拿鸭肉去蘸酱。

京酱肉丝

您随便找一个北京人,

问他什么吃食是卷着吃的?

第一个说上来的,八九不离十准是京酱肉丝。

酱香浓郁,咸甜口儿的京酱肉丝,

在北京,从老到小,没人不爱。

不仅家庭聚会时,有它的一席之地,

巧手的咱妈,时不常的也会做上一次!

京酱肉丝,

北京人讲究卷着吃,

夹一块豆腐皮,摊放在手上,

再夹上一筷子肉丝和葱丝,

然后顺时针的那么一卷,这就OK啦,

临了您别忘了在下面封个口,

要不一咬,油全出来了!

春饼

在北京,立春当天,

家家户户都要“咬春”,吃春饼!

所谓春饼,其实就是一种烫面薄饼,

用两小块水面,中间抹油,擀成薄饼,

烙熟后可揭成两张即可。

等烙好饼,是不是就齐活儿了?

这您可说笑了。

吃春饼时,不得夹上点合菜,天福号的酱肘子啊!

甜面酱、炸酱、酱油,也得提前预备好了!

虽说各家有各家的吃法,

但总归最后是要卷起来,

老北京讲究从一头吃到另一头,

这就叫作“有头有尾”,

取吉祥话,寓意合家欢乐。

烙饼摊鸡蛋

“头伏饺子二伏面,三伏烙饼摊鸡蛋”

每当到了末伏,

北京人是一定要吃上一口烙饼摊鸡蛋的。

要说这烙饼摊鸡蛋

从食材到做法都非常简单,

饼是普通的烙饼,鸡蛋您看着摊。

吃的时候抹上您爱吃的酱,

再包上菜啊、肉(熟食)啊,卷着吃就成。

您要觉得这么吃还差点意思,

那就再熬上点粥,

或是用芝麻酱拌上个凉菜,

绝对胃口大开。

懒龙(肉龙)

虽说一听“懒龙”,感觉和卷着吃没什么关系,

但您细想它的做法啊,

把面团擀平,

把肉馅儿铺在上面,

卷起来,再上蒸锅蒸,

里面有没有卷这个步骤,

那这就不能算我跑题了

(图片来自下厨房:winnie_oqhn )

肉汁四溢的“懒龙”,也叫肉龙。

它是北京孩子从小吃到大的美食之一,

回想起上幼儿园那会,不说见天都吃吧,

但一星期准会吃上一次。

那会小编不爱吃肉馅儿,

就喜欢吃那吸足了肉汤的外皮,

再配上那西红柿鸡蛋汤,地道!

至于肉馅儿怎么处理,偷偷揣兜里带回家,

再找个隐秘的场所“毁尸灭迹”,

手脚稍微慢点,得,这顿呲又挨上了!

如今,这个承载着北京孩子回忆的吃食,

也不多见了!

烙饼

平时老听别人说:“麻酱拌一切”,

作为爱吃烙饼协会的VIP会员,

我可坐不住了,难道“烙饼不能卷一切”么?

尤其在炎热的夏天,

进厨房开火,比冬天早上从被窝里爬出来去上班还累还难,

这时候,上稻香村或是天福号、义利之类的,

买上点熟食,回来切成片,往烙饼那么一卷,

既省时,也不用在厨房里忙得满头是汗,

不想吃芝麻酱面的时候,就换顿吃它挺好。

夹排叉儿、咸菜都行!

(图片来自新浪博客:大黄)

火烧夹油饼

火烧夹油饼,

北京人的早点首选。

过去上早点摊,

没人说:“您给我来个火烧夹油饼”

但现在您要跟买早点的说:“来一套”

他还真听不懂!

刚烙好的火烧,

夹上刚炸得的油饼,

再放上点小咸菜丝,

张大了嘴,咬上一口,

火烧里的那股花椒盐儿别提多香了。

胃口小的可能听名字,

就觉得有点撑的,

像小编这种大胃,

还得再配上碗羊杂汤或是豆泡汤,

吃干的,不来点汤汤水水的往下送,

可真别扭!

馒头夹排叉

这吃法,

怕是在别地儿见不到吧!

家里的老辈儿特好这口。

刚出锅的白馒头,喧乎的很,

夹上从北海后门那买回来的排叉,

这口感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排叉的酥脆配上馒头的软绵,

吃过一次,就再也忘不了了!

烧饼夹肉

北京,是主食的天堂,

提到夹,就自然少不了“烧饼”。

和火烧不同,人家烧饼有芝麻,

您可别再傻傻分不清楚了!

烧饼夹肉,好吃与否,

看烧饼也看肉,

烧饼要用刚出炉的,

至于肉,选您爱吃的夹,

像什么猪头肉、酱牛肉、酱羊肉、肘子肉,

想放什么就放什么,这可没人拦着您。

如果能夹上点刚用炙子烤得的牛肉或是羊肉,

那可真是美滋滋呀!

这时候就有点“烧饼夹肉,吃起来没够”的感觉了!

臭豆腐抹炸窝头片、炸馒头片

我想这是把臭豆腐发挥到极致的吃法吧!

当然还可以把它当浇头,往面上那么一浇,

忒儿喽完一碗还真不够!

老北京人爱吃臭豆腐,

而且必须得是王致和的臭豆腐。

抹炸窝头片吃的时候,

直接从瓶子里夹出来还差点意思,

得稍作加工,

在臭豆腐上浇上香油、辣椒油,

再撒上点儿京葱白末,

这再抹着吃,味道可就不太一样了。

炸至两面金黄的窝头片、馒头片,

看着就觉得特别脆,

用筷子夹一点臭豆腐,往上一抹,

这一口,真让人叫绝!

临了,还得嘬嘬筷子!

芝麻酱抹馒头片

热腾腾的馒头,

掰开,或是切成片,

抹上层芝麻酱和白糖。

在过去,这算是解馋的吃食了,

偶尔吃上一次,就能高兴半天,

粘嘴角的白糖,都得给舔干净了。

小时候麻酱还是稀罕物件,

可不是想抹多少就抹多少,

得跟父母打“游击战”,

趁不注意,赶紧多涂点,

再撒上一层白糖,

这一口咬下去,

您拿水果糖跟我换,我也不干!

那股说不出的香甜,

是长大后最怀念的味道,

现在抹再多的麻酱,

撒再厚的糖,

也吃不出当年的味道了!

看到这儿,

您是不是也有点手痒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