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好吃的腊肠 叫东莞爆浆肉蛋

全世界最好吃的腊肠 叫东莞爆浆肉蛋

2019年10月11日 17:02:19
来源:大董餐饮

哈尔滨朋友带来松仁小肚和红肠。

这些年吃过无数香肠。中国的,外国的,大都忘记。小时候吃的北京粉肠,虽难忘味道一般。

有一年去二连浩特,有把子肉、黄油砂糖和粟子混在一起,手抓着吃。还有一盘子,黑乎乎的血肠,印象一直完整。

北京有一个羊霜霜,算不算是香肠?问过美食家@冯恩缘先生,他说不算。倒是内蒙古的血肠算是。还有新疆哥萨克的马肠,这些我都不敢吃。

哈尔滨香肠好吃,据说延续了德国的生产工艺。肉块又整又大,烟熏味浓。

四川香肠,有强烈的地方印记。麻辣腊香。我曾用它做过煲仔饭,加一些土豆泥和芝士,好吃的不行。

这些年吃了很多广东腊肠,到现在只吃沈宏非先生介绍的,他的东莞“宝贝”。

东莞腊肠,肥瘦五五开。肉要浸熟,拌山西汾酒,埋入白糖作“冰肉”,约一天。切成黄豆般肉粒,调精盐、白糖、生抽、山西汾酒拌匀,又至少八小时。

然后风腊:待以上两种肉粒腌透后,用炭火焙稍干,再晾晒7天,以肉肠变硬为度。

东莞腊肠让人迷醉到啥样呢,且听大美食家沈宏非先生高论:

“当这粒饱满的肉弹在口腔里迸裂,击中你味蕾的不是一颗普通的子弹,而是一颗邪恶的达姆(dums,俗称"开弹"或"入身变形弹"),一时间,酒香、肉香、脂香、酱香、各种魅惑各种香,从四面八方喷薄而岀——让肉弹飞!……这刻请任由脂肪以喷射的形式放纵地冲激你的口腔和神经,然后摒住呼吸……”

我把沈爷推荐的“东莞爆浆肉蛋”,和北京的酸菜煮在了一起。肥香到爆浆时,北京酸菜让这一瞬,迟滞了,这就是酸爽两重天。

“东莞腊肠”属粤式腊肠里的异形版,味荤,形也荤。长得就比普通腊肠粗且短挫,成人拇指大小, 更接近于一坨圆咕抡敦的小肉弹。长这个枣模样,主要是为了晒干,全方位地受光受热。

我喜欢这样让我迷醉的“短”。

松仁小肚和红肠

北京酸菜爆浆东莞肉蛋

东莞腊肠

大董和沈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