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喝威士忌不加冰,你考虑过冰的感受吗?
美食

你说喝威士忌不加冰,你考虑过冰的感受吗?

2019年02月23日 23:30:00
来源:杜绍斐

「喝威士忌要不要加冰」是个长久争论不休的话题。

有人说这取决于习惯;也有人将此引向传统;更有原教旨主义者上升到专业层面,不讨论「要不要」,而是「该不该」,说喝威士忌加冰这类方式在品酒的过程中很不严谨,同时也是对于传统威士忌制造商的一种不尊重,理由之充分,口吻之绝对,让人不禁怀疑这场讨论到底是针对酒还是针对人。

我觉得,在要不要加冰这件事上,遵从内心。

还是那句话,喝酒偏好是很个人的事情,你要喜欢在山崎50年里加旺旺碎碎冰那也是你的自由。

今天,抛开酒,就「冰块」本人来跟大家分享一些我关于「要不要加冰」的新的认识跟感受。

「麻烦你加冰威士忌,对不起来个Double的,喝到这里终于够勇气,说一个经历…」陈奕迅在歌里告诉我们,威士忌要加冰,显得有勇气。

金牛座的医生亨德勒可能会说不加,心疼酒钱。

巨蟹座的佣人大姐会关切地让你加,毕竟养生。

「当地人固执地认为,喝好的威士忌加冰,就好比把刚烤好的馅饼放进电冰箱,所以在爱尔兰和苏格兰去酒馆最好别要冰,这样被当作『文明人之一员』对待的可能性就大大提高了。」村上春树说,威士忌不加冰,文明。

那么,冰块给威士忌带来了什么?

功能上,冰块可以降低威士忌本身的酒精刺激。

对中国人而言,喝洋酒加冰还是更容易让人接受的,毕竟我们自己的酒文化里没有加冰一说。那么冰块意味着更通俗的场景,给威士忌带来了更广泛的传播。

喝酒,有时是件挺隆重的事情,有时候又是喝着一种腔调。

早前在日本Star Bar Ginza喝过酒,记忆深刻。那块手凿冰真的是在我对这个酒吧的好印象里迟迟不能散去。它从成倍大的冰块里被切割出来,一点点伐去棱角,冰屑四溅,最终圆融。我觉得这个过程很享受。

人们常说,细节是魔鬼。我深以为然。圆冰斑驳有致,不是形态完美的圆,也因此不像人工珍珠般因杜绝了瑕疵而了无生趣。待酒喝光,它又一次袒露在我眼前时我才意识到,这是块耐力惊人的老冰,没有让我们聊天不过一巡,手里就握了一摊寡淡的水。

此时,这个冰块像极了我眼前这个认真做事的人。他让我拿到这杯酒时多了一层心情,我甚至会重新审视这杯酒。

冰块和威士忌的纠葛似是千丝万缕,它在广告人的手里被演绎成一种你与威士忌间的勾连,让你看见就会想起,想起就还有感动。这时候,冰块有可能会变成一种致幻的药剂。

还记得这个广告么?

冰川上三个钓鱼的男人在聊着几个亿的项目。

镜头一转,鱼上钩了。

镜头一转,给了一瓶洋酒一个特写。

其中一个样貌帅气的中年老汉从冰窟窿里那一瓶芝华士快速抽出。

他们欢笑,他们幸福,他们庆祝「丰收」带来的喜悦...

仿佛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威士忌丰富的香味,包裹着果实气息和花蜜香味。小口啜饮,回荡在口齿与舌尖久久不散,拥抱着每一个味蕾鼻腔…瞬间被打通…

不得不承认,冰块在威士忌酒杯里晃动的声音很迷人很悦耳,那种冰块的撞击声给我带来了「颅内高潮」,此刻,杯子里的液体闪着光。

一般人对于威士忌的初印象大概就是来源于芝华士的这个广告了。

再来看一个有冰块出镜的广告:

每一滴白州威士忌,都在森林环抱中沉睡了无数岁月,最终才调兑装瓶,到你我杯中。它真实地记录了时间,记录了空气,记录了水,记录了木质发酵槽与蒸馏器的用功,也有意无意地记录了森林里发生过的故事。

春夏间鸟鸣嘤嘤,泉响淙淙;冬季漫长而冷峻,酝酿了白州清凛的气质,层次悠然、口感清爽。

如果此时手边有一杯加了冰块的白州,啜一口酒,闭上眼睛,好像能被酒香引领着穿过时间的隧道,隧道那是鸟语花香,山麓密林。

跟威士忌比起来,冰块的「人设」简直是小白菜,没人疼没人爱的。

不过,人家也很努力地想要靠实力翻身啊,比如这颗叫做Gläce Luxury Ice的冰。

它出生于美国加州,每块周长6厘米、晶莹不含杂质,每包50颗。这一包皆来自一块8,000立方英尺、重达136公斤的纯化冰块,这块纯化冰块由外部开始冷却,利用搅拌使气体逸出,内部就不会产生气泡。

售价325美元(约台币一万元),相当于每块台币256元。它最大卖点就是「零味道」,意思就是零杂质。跟这比起来,你威士忌里加的冰块可能会羞愧难当,当场化水自尽。

在它面前,你的酒可能会成为配角:「这冰太淡了,还是不适合直接饮用,为了让它变得可口,我不得不加点威士忌。」

好了,冰块的故事就到这里。没有想给你任何关于到底加不加冰的建议,因为这不是哪一个人能决定的,重要的是你想喝什么。Keep re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