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到底有多好吃?好吃到值得买房
美食

潮汕到底有多好吃?好吃到值得买房

1970年01月01日 08:00:02
来源:一大口美食榜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阅读量有700多万。

“有什么地方让你觉得「哪怕只为了吃都值得特地跑一趟」?”

爱吃的大伙纷纷为自己喜欢的城市打call,在这之中,回答去“汕头”赞同数最多,有23000多个赞。

汕头美食已经超越了地域和口味的限制,成为了一门显学,每班飞往揭阳机场的飞机上总有那么几个“吃货”,两眼放光,等待着去汕头一天吃八顿,吃成“八顿将军”。

从前年风靡全国的潮汕牛肉火锅,到去年刮起一波浪潮的潮汕卤水打冷,还有薄壳、冻蟹、响螺、婆参、猪脚、鱼饭、粿条、咸杂……汕头这座城市的美食博大精深,好像随便从兜里掏出点细碎,都能闪闪发光。

3月9号,我们准备再去一次汕头。一大口一年固定去两次汕头,每次都意犹未尽,每次都兴致满满。在这座带着西洋风格的南方城市,跟随着食物的引领,心中无比满足和亲切。

欢迎你来跟我们一起寻味汕头,无法同行,我们也特别准备汕头吃喝锦囊,汕头遍地吃喝高手,吃过这几家,也算能出窥门道。

第一家:建业酒家

美食家蔡澜是潮汕人,他曾经列出过人生必去的50家餐厅,其中国内的餐厅并不是很多,而建业酒家榜上有名。

创始人纪瑞喜坚持做古法潮菜,从1994年建业开店开始,二十几年如一日,这里传承着最传统的潮汕美食。

建业酒家创世人纪瑞喜自己就收藏了大量花胶,图为发好有将近3斤的大花胶,整只焗

潮汕人有吃花胶的传统,也就是鱼肚。几乎每个潮汕人家都会在家里准备几只上好的花胶,甚至有不少成为陪嫁的嫁妆。

在建业,花胶是重头戏。这里的焗花胶,刀叉划过厚实的鱼肚,插起送入嘴中,绵密地说不出话。并且创新性地以番茄入馔,清新可口,穿过你的舌尖喉头,暖到脚趾头。

建业酒家出品的虾枣,坚持古法,是遍布海外潮汕人心中的味道

还有一道虾枣,也是传统潮汕菜。虽是干炸,但是虾肉鲜甜,再辅以韭黄、马蹄,口感顿时复合了起来。

漫步建业,犹如时光停滞,却毫不过时,这里是潮商在全世界奔波时牵挂心头的故乡。

第二家:富苑饮食

潮汕菜闻名天下,深厚美食内涵当然不用多说,媒体也有推波助澜的作用。

《三联生活周刊》就做过一期潮汕特辑,其中的封面图至今让人津津乐道——一个长长的档口,无数种小吃和打冷罗列其上,堪称壮观,上面有红灯笼照耀,更显诱人。

这就是著名的富苑饮食。

潮州话中,宵夜被称为“夜糜”,富苑则是集“夜糜”菜品之大成。

在富苑,必定会吃一道“鱼饭”。鱼饭就是鱼,旧时因为没有冷冻保鲜条件,渔民们将鱼打捞上来就直接用水煮熟保鲜。

这个季节,正是吃乌鲻鱼的时候,鱼身坚挺,鱼肉洁白,吃进嘴里像拥抱了一片海洋,咸、鲜、矿物质,回口带着鱼肉的香甜。

透着亮光的卤猪脚、猪肠;鲜美逼人的生腌膏蟹;出水芙蓉般的带籽小鱿筒,我敢保证,你在富苑连吃三天,没有一道时重样的。

第三家:汕头八合里海记牛肉火锅

前两年,潮汕牛肉火锅风靡全国,开一家爆满一家。新鲜过后,不少浑水摸鱼的餐厅歇业,大浪淘沙,放眼望去,品质最稳定的仍然是牛肉火锅风潮的开启者——八合里海记。

来到汕头,八合里海记还是要试试的,吃过这里的牛肉火锅才算真正吃过。

脖仁、肥胼、吊龙伴、匙仁、胸口朥、五花趾……十几种潮汕牛肉特有的分法,已经成了一门显学。点上一桌牛肉,满眼诱人的大理石色。

一盘“五花趾”,这是牛的趾屈腱肌,口感弹牙,一辆火车把我送去了这头牛所在的云贵高原。

特别推荐胸口朥,这是牛的一小块前胸脂肪,状若黄油,特别之处是久煮不老,吃到口中酥脆无渣,满口脂香。

第四家:日日香鹅肉饭店


寻完前两年风靡的潮汕火锅的源头,当然也要找一找风头正劲的潮汕卤水的源头。

北京名厨大董就钟爱潮汕美食,尤其是潮汕卤水。他觉得潮汕的卤水隽永而深邃,香甘而润雅,让人捉摸不透。后来才慢慢知道,除了各菜系都用的香料外,潮汕卤水自有一套独特的制卤技法,被称作潮州姜的南姜、香茅、老鹅油都是独门配料。

如果你去汕头,我推荐你去日日香卤鹅。这里摒弃了“老卤”制作卤鹅回味悠长的传统说法,认为“老卤”多酸、粘稠,而每日新调的卤水更为健康、鲜甜,慢慢凭借实力赢得了口碑。

大圆桌上摆着鹅头、鹅肝、鹅掌、鹅翅、鹅血、鹅肠、鹅肫、鹅肉等配上新鲜的车白(花蛤)和豆苗,猛烈而过瘾。

厚切鹅肝肥美松软,大块鹅肉丰腴味甜,三年龄的老鹅头,用双倍时间和双倍卤料卤制,味道浓到化不开。

还有一碗鹅油,拌上米饭,油光锃亮,唇齿留香。

第五家:潮菜研究会


一个爱美食的人到汕头,我能想到的最高礼遇是去潮菜研究会吃一顿传奇的潮州菜。

这个由著名美食家张新民老师主理的地方,不接受散客,必须成席预订,出品的潮菜,既深得潮汕美食之精髓,又兼具国际化视野与现代方向的创新。关于张新民老师,已经不用多说,许多人对于潮汕菜的第一印象,就来源于他写的《潮汕味道》、《潮州帮口》与《潮菜天下》。

一道烟熏卤鹅肝。嫩滑的卤鹅肝经过烟熏的工序,多了一分甜美。

生腌大闸蟹和冬蠘,用臭氧消毒,调味时加入白兰地或者单麦威士忌,越吃越甜,有冰淇淋的感觉。

花椒焗膏蟹,张老师的首创。满溢红膏的梭子蟹混合着炒香的花椒焗熟,做法简单,滋味却十分美妙。蟹肉吸足了花椒的滋味,麻辣香浓,口舌发麻之中却有甜味晕开,欲罢不能。

最后来一碗泉水砂锅粥,配上杂咸,清淡可口,还魂人间。

第六家:林贞标工作室


最后一家,不是餐厅,而是一家品茶的工作室。

在汕头,茶是生活的必需品。街头巷尾,小摊贩菜市场中,都可以见到有人在泡功夫茶。悠悠茶香,浸润着潮汕民间生活。

我在汕头的时候,天天都去林贞标工作室喝茶,大家都叫他标哥。

标哥爱茶,自称“茶痴”。他喝茶,化繁为简,省去了那些装神弄鬼,而是注重科学,以茶为本。就说这次我们主要喝的凤凰单丛茶,标哥每年都会上潮州凤凰山采茶,监制产品。

鸭屎香、蜜兰香......入口清淡,慢慢有花果香渗透,渐渐充盈了嘴巴。午饭过后,喝口单枞,与“茶痴”林贞标聊聊他和茶的故事,人生值得。

其实,标哥自己也有一个美食工作室,叫“简烹”。他的烹饪原则与喝茶一样,化繁为简,寻觅食物的真味。如果你跟标哥聊得来,说不定哪天他也会邀请你来“简烹”做客,亲手为你做一道“相煎何太急”。

文:刀刀

图: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